刑事案件辩护代理律师(刑事案件律师辩护全覆盖试点工作总结)

编辑:锦路 浏览: 12

导读:为帮助您更深入了解刑事案件辩护代理律师(刑事案件律师辩护全覆盖试点工作总结),小编撰写了刑事案件辩护代理律师(刑事案件律师辩护全覆盖试点工作总结),刑事案件辩护代理律师(刑事案件律师辩护全覆盖试点工作总结),刑事案件律师辩护,刑事案件开庭请律师辩护有用吗,刑事案件律师辩护全覆盖试点工作总结,刑事案件律师的辩护意见法院采取吗等6个相关主题的内容,以期从不同的视角,不同的观点深入阐释刑事案件辩护代理律师(刑事案件律师辩护全覆盖试点工作总结),希望能对您提供帮助。

hello大家好,今天来给您讲解有关刑事案件辩护代理律师(刑事案件律师辩护全覆盖试点工作总结)的相关知识,希望可以帮助到您,解决大家的一些困惑,下面一起来看看吧!

刑事案件辩护代理律师(刑事案件律师辩护全覆盖试点工作总结)

我国法治建设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为了更好地保障公民的合法权益,推动司法公正,我国开展了刑事案件律师辩护全覆盖试点工作。作为一名刑事案件辩护代理律师,我参与了这一试点工作,并深受启发和感悟。

刑事案件律师辩护全覆盖试点工作为被告人提供了更加公正、公正和公正的辩护机会。在此之前,由于各方面原因,律师在刑事案件中的辩护权利受到一定限制。但通过全覆盖试点工作,被告人可以享受到应有的辩护权利,律师可以代表被告人进行充分的辩护,保障了被告人的合法权益。这对于维护司法公正、提高刑事案件审判质量具有重要意义。

刑事案件律师辩护全覆盖试点工作促进了司法公正和合法程序的实施。通过律师的介入,可以为被告人提供法律咨询和法律援助,帮助其了解自己的权利和义务,确保其在刑事诉讼中能够享有合法的程序权利。律师的存在还可以监督司法机关的行为,防止不当的权力滥用,维护了司法公正的原则。

刑事案件律师辩护全覆盖试点工作推动了律师行业的发展。作为律师,参与刑事案件的辩护工作不仅提高了专业素养,也增加了实践经验。随着全覆盖试点工作的推广,我国律师行业将面临更大的机遇和挑战。这对于提高我国律师队伍的整体素质,推动律师行业的健康发展,都具有积极的意义。

刑事案件律师辩护全覆盖试点工作仍面临一些问题和困难。相关法律法规的完善和落实。全覆盖试点工作的顺利进行需要相关法律法规的支持和完善,同时也需要各地司法机关的积极落实。律师队伍的整体素质问题。虽然全覆盖试点工作为律师提供了更多的机会,但也要求律师在专业知识、业务能力和道德素质等方面不断提升,才能更好地履行辩护职责。案件分配和工作量分配的问题。全覆盖试点工作的推行需要充分考虑律师的实际情况,合理分配工作量,确保律师的辩护工作能够有效开展。

刑事案件律师辩护全覆盖试点工作不仅为被告人提供了更加公正和公正的辩护机会,也促进了司法公正和合法程序的实施,推动了律师行业的发展。但同时也需要解决一些问题和困难,完善法律法规,提升律师队伍的整体素质,合理分配工作量等。相信通过全覆盖试点工作的不断推行和完善,我国的法治建设将不断取得进步,为公民的合法权益提供更好的保障。

刑事案件辩护代理律师(刑事案件律师辩护全覆盖试点工作总结)

刑事案件请不请律师也要视情况决定:

一是看案情,要是案情比较明白,家属和犯罪嫌疑人都觉得请律师费钱,就没有请律师的必要了,等法律援助好了;

二是看经济能力,经济能力允许,不管如何,请一个相对专业、靠谱的律师介入,总是对犯罪嫌疑人有所帮助。

请律师跟找医生看病有相同之处,一是要找对科室,二是要花钱,这样的效果总是比身体不舒服挺着或看错了科室要好些。

法律微言明确回答你:

恰恰相反!刑事案件应当请律师!

法律微言用一个真实的案件,来说明请律师的重要性。法律微言之前在检察院从事审查起诉工作,这一天公安机关送上来一个案件,这个案件案卷众多,涉案的嫌疑人达28人,案件事实也十分庞杂。这么复杂的一个案子,一个月两个月肯定是办不完的,因为嫌疑人和案卷数量太多了。

有一天,其中一个嫌疑人的律师找到了我,然后提醒我公安机关的起诉意见书上,一个认定有错误。他提示我在众多卷宗里找出了这个嫌疑人的到案经过和第一次供述的笔录。我一看,根据这个到案经过和第一次笔录,嫌疑人肯定能被定为自首。而公安机关没有给认定。

如果没有这个律师的提醒,我可能也会疏忽这个细节。这个嫌疑人因为他的自首和赔偿行为,判了缓刑。你说律师有没有用?

当然有人会说,如果没有律师提醒,我自己也会发现。是的,对于刑事案件,检察机关还是很认真的,漏掉自首的认定,是一个很大的错误。但是人非圣贤孰能无过,面对这么多嫌疑人和卷宗,检察官甚至法官犯错的几率还是很大的。因为他们要看全部的卷宗和所有的嫌疑人。

而刑事辩护律师,只会盯着自己的当事人。他们会找出卷宗中,一切有利于他当事人的情节,然后写成律师辩护意见,提交给检察官和法官。

法官和检察官对待有律师的案子,会格外慎重,甚至有时候会提前跟律师联系,看看有没有什么重要的证据情节给漏掉了,主动弥补好漏洞。因为法官和检察官办错案子,也要追究责任的,多了一层律师,就相当于给他们减少了犯错几率。

虽然在庭审上,诉辩双方是激烈对峙的,而实际的司法实践中,律师的辩护,是对案件能够得到公正审判的一种互补。因此刑事律师,对于一个刑事案件,是相当重要的。

我是法律微言,持续创作法律领域,关注我,有问必答,无偿普法!

无法平静的回答这个问题。

问答会允许这种问题存在,简直是误导大众。

请不请律师是嫌疑人或者被告人本人和家属的权利。

你不建议是何居心?

刑诉法和宪法明确规定请律师和辩护的权利。

你为什么就不建议?

这比别人病了不让人家就医要更可恶可恨可憎!

看到这个问题,就感觉看到了有些地方迷信封建老顽固。

你可以说请个不负责的律师,不如不请。

但也不能一棒子打死,否定律师。

目前刑事案件辩护全覆盖,没律师很多地方都开不了庭,也不知不建议请律师是基于什么原因。其实经济条件好请律师能最大可能维护你的合法权利,如实在困难,庭前也会给你指定法律援助律师。试想面对强大公诉机关,一个不懂或略懂法的犯罪嫌疑人有多大能力维权自己合法权益,当你身陷囹圄时多一天都是巨大煎熬。如果是在冤屈下这种煎熬可能翻倍。

正常情况下(没有违法违规),警方是在有证据的情况下才对刑事案件立案侦查的,之后就对嫌疑人刑事拘留,检察院审核后,证据充分的就批准逮捕,证据不足以起诉的,就会让警方补充证据,如果警方不能补充足够起诉的证据,警方就会让嫌疑人保释或者直接放人。

(注明:证据不足以起诉不代表嫌疑人没有涉及刑事违法,只要嫌疑人与刑事违法沾上了边,警方都可以以刑事案件立案侦查和先把嫌疑人刑事拘留的,待调查清楚以后,证据不足以起诉就放人,证据充分就起诉,这种情况下,警方的做法没有违法。)

既然警方有证据,检察院又认为证据充足而起诉的,上了法院之后,基本上都会判刑,只是刑期多少的问题。

刑事案件请律师,基本上没有什么作用,最多就是说服法官少判一点刑期而已!

老子说,“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

有些人固执和偏见,迷信自己固有的生活经验和处世逻辑不能自拔,悲剧的源头就在这里。不是我们语言能够说服的。层次的高低决定了眼界的宽窄。

刑事案件,不是请不请律师的问题。而是最大可能尽快请,请最好的。警方第一时间讯问时,就应该请。甚至没有讯问时,也应该提前咨询律师。

即使是证据确凿,罪大恶极,自知引颈待戮。被告人在漫长的羁押期间,也有类似“临终关怀”之说。他们积压的悲苦和辩解需要律师披露和展现。

和律师交朋友,是现代社会中产阶级和准中产阶级起码的认知和修养。

我认为刑事案件是应当请律师的!这既是当事人的现实需要,也是法律所赋予的权利。但问题在于现在的律师队伍中大多数的刑辩律师水平一般,请与不请结果基本无异,当事人看不到律师的作用!从实际案例看,绝大多数案件最后的判决结果是同意检察机关的公诉意见,能被律师翻过来的案件是比较少见的!而水平高的律师又是稀缺资源,律师费贵得要命,很多人望而却步,除非是疑难案件或者是可能判处八年、十年甚至更长的案件,一般的刑事案件,现实生活中的确有许多当事人选择不请律师!

家人不能探望??

为什么呢?

哪家人做他的律师行不行??

此观点是错的!更应该请律师!

说建议的去问谁

刑事案件律师辩护

刑事案件辩护律师的职责就是提出被告人无罪、罪轻、减轻处罚、免于处罚的辩护意见,在案件审判程序中,被告人认罪认罚的属于从轻处罚的情节,辩护律师可以依据从轻处罚的情节上进行辩护

刑事案件开庭请律师辩护有用吗

刑事案件请不请律师也要视情况决定:

一是看案情,要是案情比较明白,家属和犯罪嫌疑人都觉得请律师费钱,就没有请律师的必要了,等法律援助好了;

二是看经济能力,经济能力允许,不管如何,请一个相对专业、靠谱的律师介入,总是对犯罪嫌疑人有所帮助。

请律师跟找医生看病有相同之处,一是要找对科室,二是要花钱,这样的效果总是比身体不舒服挺着或看错了科室要好些。

法律微言明确回答你:

恰恰相反!刑事案件应当请律师!

法律微言用一个真实的案件,来说明请律师的重要性。法律微言之前在检察院从事审查起诉工作,这一天公安机关送上来一个案件,这个案件案卷众多,涉案的嫌疑人达28人,案件事实也十分庞杂。这么复杂的一个案子,一个月两个月肯定是办不完的,因为嫌疑人和案卷数量太多了。

有一天,其中一个嫌疑人的律师找到了我,然后提醒我公安机关的起诉意见书上,一个认定有错误。他提示我在众多卷宗里找出了这个嫌疑人的到案经过和第一次供述的笔录。我一看,根据这个到案经过和第一次笔录,嫌疑人肯定能被定为自首。而公安机关没有给认定。

如果没有这个律师的提醒,我可能也会疏忽这个细节。这个嫌疑人因为他的自首和赔偿行为,判了缓刑。你说律师有没有用?

当然有人会说,如果没有律师提醒,我自己也会发现。是的,对于刑事案件,检察机关还是很认真的,漏掉自首的认定,是一个很大的错误。但是人非圣贤孰能无过,面对这么多嫌疑人和卷宗,检察官甚至法官犯错的几率还是很大的。因为他们要看全部的卷宗和所有的嫌疑人。

而刑事辩护律师,只会盯着自己的当事人。他们会找出卷宗中,一切有利于他当事人的情节,然后写成律师辩护意见,提交给检察官和法官。

法官和检察官对待有律师的案子,会格外慎重,甚至有时候会提前跟律师联系,看看有没有什么重要的证据情节给漏掉了,主动弥补好漏洞。因为法官和检察官办错案子,也要追究责任的,多了一层律师,就相当于给他们减少了犯错几率。

虽然在庭审上,诉辩双方是激烈对峙的,而实际的司法实践中,律师的辩护,是对案件能够得到公正审判的一种互补。因此刑事律师,对于一个刑事案件,是相当重要的。

我是法律微言,持续创作法律领域,关注我,有问必答,无偿普法!

无法平静的回答这个问题。

问答会允许这种问题存在,简直是误导大众。

请不请律师是嫌疑人或者被告人本人和家属的权利。

你不建议是何居心?

刑诉法和宪法明确规定请律师和辩护的权利。

你为什么就不建议?

这比别人病了不让人家就医要更可恶可恨可憎!

看到这个问题,就感觉看到了有些地方迷信封建老顽固。

你可以说请个不负责的律师,不如不请。

但也不能一棒子打死,否定律师。

目前刑事案件辩护全覆盖,没律师很多地方都开不了庭,也不知不建议请律师是基于什么原因。其实经济条件好请律师能最大可能维护你的合法权利,如实在困难,庭前也会给你指定法律援助律师。试想面对强大公诉机关,一个不懂或略懂法的犯罪嫌疑人有多大能力维权自己合法权益,当你身陷囹圄时多一天都是巨大煎熬。如果是在冤屈下这种煎熬可能翻倍。

正常情况下(没有违法违规),警方是在有证据的情况下才对刑事案件立案侦查的,之后就对嫌疑人刑事拘留,检察院审核后,证据充分的就批准逮捕,证据不足以起诉的,就会让警方补充证据,如果警方不能补充足够起诉的证据,警方就会让嫌疑人保释或者直接放人。

(注明:证据不足以起诉不代表嫌疑人没有涉及刑事违法,只要嫌疑人与刑事违法沾上了边,警方都可以以刑事案件立案侦查和先把嫌疑人刑事拘留的,待调查清楚以后,证据不足以起诉就放人,证据充分就起诉,这种情况下,警方的做法没有违法。)

既然警方有证据,检察院又认为证据充足而起诉的,上了法院之后,基本上都会判刑,只是刑期多少的问题。

刑事案件请律师,基本上没有什么作用,最多就是说服法官少判一点刑期而已!

老子说,“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

有些人固执和偏见,迷信自己固有的生活经验和处世逻辑不能自拔,悲剧的源头就在这里。不是我们语言能够说服的。层次的高低决定了眼界的宽窄。

刑事案件,不是请不请律师的问题。而是最大可能尽快请,请最好的。警方第一时间讯问时,就应该请。甚至没有讯问时,也应该提前咨询律师。

即使是证据确凿,罪大恶极,自知引颈待戮。被告人在漫长的羁押期间,也有类似“临终关怀”之说。他们积压的悲苦和辩解需要律师披露和展现。

和律师交朋友,是现代社会中产阶级和准中产阶级起码的认知和修养。

我认为刑事案件是应当请律师的!这既是当事人的现实需要,也是法律所赋予的权利。但问题在于现在的律师队伍中大多数的刑辩律师水平一般,请与不请结果基本无异,当事人看不到律师的作用!从实际案例看,绝大多数案件最后的判决结果是同意检察机关的公诉意见,能被律师翻过来的案件是比较少见的!而水平高的律师又是稀缺资源,律师费贵得要命,很多人望而却步,除非是疑难案件或者是可能判处八年、十年甚至更长的案件,一般的刑事案件,现实生活中的确有许多当事人选择不请律师!

家人不能探望??

为什么呢?

哪家人做他的律师行不行??

此观点是错的!更应该请律师!

说建议的去问谁

刑事案件律师辩护全覆盖试点工作总结

多措并举 积极推进审查起诉阶段律师辩护全覆盖浙江省人民检察院2021年4月,浙江省检察院党组提出努力打造检律良性互动关系标杆省份,作为新时代高水平做优刑事检察十大标志性成果之一,在浙江省委政法委领导和支持下,与浙江省司法厅共同推进“审查起诉阶段律师辩护全覆盖”工作。今年4月,浙江省检察院、浙江省司法厅和浙江省律协共同出台《关于积极探索审查起诉阶段律师辩护工作的意见(试行)》,在全省确定杭州、宁波、金华等6个地级市和4个县(市、区),开展审查起诉阶段律师辩护全覆盖试点。一、凝聚共识,加强“全覆盖”统筹领导一是提升政治站位,作出重要部署。省检察院党组高度重视,将“审查起诉阶段律师辩护全覆盖”作为努力实现“两个先行”奋斗目标的重要举措,积极争取党委支持,研究部署推进,去年8月,在金华部分地区开展先行试点。二是把握时代机遇,凝聚理念共识。浙江省认罪认罚从宽制度适用率稳定在85%左右,确定刑量刑建议提出率和采纳率达到98%以上;不捕率、不诉率在较高区间稳步运行,充分发挥辩护律师在审前阶段的特殊职业作用尤为重要。浙江省检察院、省司法厅主动向省委政法委汇报,联合省律协多次会商研究,为全省范围开展试点达成理念共识。三是定期会商通报,加强动态研判。浙江省检察院、省司法厅会同省律协建立定期会商通报机制,实时总结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做法,合力推进试点工作高质量开展。二、统筹推进,探索优化“全覆盖”创新举措一是扩大通知辩护范围,坚持“应援尽援”。针对浙江省判处3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罚案件占比达到85%的特点,浙江省检察院突出重点开展指定辩护工作,对依法可能判处1到3年有期徒刑的,坚持“可援则援”;对依法可能判处3年以上有期徒刑的,坚持“应援尽援”。金华等试点地区主动将辩护全覆盖范围扩大至“未自行委托辩护人的”所有刑事案件。二是无缝衔接,全方位保障辩护权利。为实现审查起诉与审判阶段律师辩护无缝衔接,不同诉讼阶段原则上指令由同一名律师辩护,减少重复投入,提高司法效率。根据案件特殊主体身份、难易程度选派相应资质的辩护律师,如湖州地区专门指派执业经历三年以上、擅长刑事辩护和调解的律师及时介入民间纠纷引发的刑事案件,促成矛盾化解。三是统筹调配律师资源,解决经费保障。浙江省查处电信网络诈骗、跨境网络赌博等涉网涉众犯罪案件数量较大,但认罪认罚案件自行委托辩护率仅15%左右,存在律师资源不平衡、经费补助不足等客观困难。经摸底,浙江省登记“入库”的法律援助志愿律师16000多人次,部分区县律师资源相对薄弱。在省三家统筹协调下,各试点地区基本建立以属地为主、跨区为辅的法律援助律师库。另经核算,全覆盖工作推开后,全省新增法援费用可达1亿元左右,各试点地区积极争取本级党委政府支持,协调财政部门建立动态调整、足额到位的经费保障机制。三、良性互动,构建新时代新型检律关系一是充分发挥律师审前阶段实质性作用。浙江省检察院、省司法厅和省律协联合出台《关于深化检律协作构筑新型检律关系的意见》,提出10项律师权利保障机制和6项检律协作机制,并进一步规范认罪认罚听取意见机制,充分发挥律师在审前阶段的实质性作用。二是数字赋能保障律师依法高效履职。通过浙江省政法一体化办案平台、法律援助协同机制等数字平台,实现法律援助通知送达等重要程序性信息实时推送。依托12309检察服务中心和“浙江检察”APP,实现律师预约、接待、阅卷、申请“一站式”完成,切实保障律师阅卷权、会见权。三是建立常态化沟通会商机制。各地确定“全覆盖”责任人和联络员,完善法律援助律师履职评价机制,保障全覆盖试点工作常态化运转。如温州地区以《案件质量征询意见函》形式,及时向当地法律援助机构反馈情况,助推检律关系良性互动。四、效果导向,实现“有形覆盖”转向“有效覆盖”今年4月开展试点至今,浙江省检察机关办理认罪认罚案件共指定法律援助辩护5374人,比去年同期增长53.7%;其中试点地区审查起诉阶段法律援助案件同比增长接近2倍,因全覆盖扩大通知范围新增援助案件接近法律援助案件总数的70%。通过审查起诉阶段律师辩护全覆盖制度,保障犯罪嫌疑人能够得到更广泛、更深入、更有效的刑事辩护,为准确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创造积极条件,实现少捕慎诉慎押。今年前三季度,浙江省诉前羁押率降至19.56%,同比下降16.55个百分点,由低到高列全国第3;认罪认罚案件上诉率仅1.6%,绝大部分案件实现服判息诉。涌现出一大批典型案例,如浦江县检察院办理的某37人开设赌场案件中,在指定辩护律师努力下,促使全部在押人员认罪认罚、退赃退赔,其中10人通过羁押必要性审查变更为取保候审。

刑事案件律师的辩护意见法院采取吗

律师辩护法院是否会采纳,需要看具体的情况。法律依据:《刑事诉讼法》第37条辩护人的责任是根据事实和法律,提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无罪、罪轻或者减轻、免除其刑事责任的材料和意见,维护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诉讼权利和其他合法权益。《律师法》第31条律师担任辩护人的,应当根据事实和法律,提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无罪、罪轻或者减轻、免除其刑事责任的材料和意见,维护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诉讼权利和其他合法权益。

关于“刑事案件辩护代理律师(刑事案件律师辩护全覆盖试点工作总结)”的具体内容,今天就为大家讲解到这里,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